字號:

2018盲文又發新芽

2019年01月09日 來源:《盲人月刊》

       文 滕紅雨

  滕紅雨,男,出生于1969年6月9日,自幼因病失明。1979年入沈陽盲校讀書,1987-1990年入長春大學特教學院音樂系學習揚琴專業。現為北京市音樂家協會會員。在中國盲文出版社盲文編譯部從事盲文校對工作。

  回想2018年,我們盲人朋友最津津樂道的恐怕就是“通用盲文”的施行了。因為以往我們大部分盲友所使用的“現行盲文”是很少標音調,這讓大家讀起書來極感困惑——既要猜意又要猜調,真是盲上加盲啊!在這樣的背景下,1995年國家語委等部門曾推出過“雙拼盲文”,雖說這套盲文規則實現了盲文的字字加調,但由于大部分盲人對學習“雙拼”懷有畏難情緒以及其他客觀因素,“雙拼”的推廣有如曇花一現般擱淺了。就這樣,我們又重新陷入了迷茫。經過二十幾年的苦盼,2018年7月,喜訊傳來了,我們的盲文終于出現了新氣象。

  “通用盲文”的出臺,既實現了盲文字字帶調,又是以大部分盲人們掌握的“現行盲文”為基礎,而且在字字標調的前提下,又巧妙地省寫了部分聲調,如“運動”、“烙印”、“重視”等詞,這些聲調都規定要隱藏的,真是此字無聲勝有聲啊!另外還打破常規,起用了幾個常用字的縮寫,如人稱代詞“你”只省寫為“n”,“他”只省寫為“t”等,這樣既節省紙張,又提高了閱讀與書寫效率,真可謂是一舉兩得啊!

  每當提起“通用盲文”的出臺歷程我總是顯得很興奮,那是因為我曾多次參加過“通用盲文”的研討會,在會上我為制定合理的加聲方案出謀劃策,也算盡了一份綿薄之力。學過“通用盲文”的朋友都知道,有五個使用頻率很高的音節“兒、也、有、我、一”的聲調被規定為省寫,其實這和以往的“現行盲文”沒多大差別,只不過在“通用盲文”里這是一個硬性規定,即書寫時,必須省掉這五個字的標調,而這五個字的其他聲調都要標調。當時我想:可以把這五個音節換下位置,變成“我也有一兒”,那樣大家不是更好記憶嗎。我的這一想法得到了與會盲文專家的高度贊揚。

  會后常有盲友向我咨詢學習“通用盲文”的訣竅,我總是不厭其煩地為大家解讀。這引起了我的深思,怎樣能讓大家快速記住這些繁瑣的通用規則呢?經過幾日的搜腸刮肚,我終于以“‘通用盲文’速成冊”為題寫出一篇短文,文后我還充分發揮我的音樂創作特長,以說唱的形式附上一段記憶歌,歌中云:

  “通用盲文已施行”;“每個盲字均有聲”;“‘f’字開頭省音平”;“芬芳翻飛夫發瘋”。

  以上為記憶歌的前四句,其中第三、四句高度概括了“通用盲文”中關于一聲調字的音調省寫規則。在此歌中我將“通用盲文”的主要加聲規則都做了敘述,而且是有條理地按照陰平、陽平、去聲和特例的順序合轍押韻來寫的,再配以鮮明的節奏,讀起來真是朗朗上口,鏗鏘有力。我還特意在“唱吧”上錄制了這首歌的朗讀示范,已轉發到相關的多個群中。

  “通用盲文”才剛剛起步,目前可供盲友們閱讀的書籍還很不夠,這給我們從事盲文出版業的工作人員肩上又添了一副重任,我們為此正在加緊業務學習,至今我社盲文編譯部已進行了兩次業務考試,加班加點為多出版優質的“通用盲文”新書做好了充分準備,將在來年大顯身手。

  我深知這朵初放的小花還需要大家更好地澆灌和呵護。我堅信在不遠的將來,伴隨“通用盲文”的廣泛使用,隨著專家和盲文工作者的不斷努力,針對細節進一步的微調,“通用盲文”會更好地實現通用,并得到全面推廣,到那時它將會長成參天大樹,結出累累的碩果。2019正在向我們招手,那一定是個美好的“通用”豐收年,到那時,這六點精靈也許會激發我更多的靈感,為大家再譜新章。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pk10计划软件5码手机版